蓝色夜空下的回忆

创文

这几天,广州在创建文明城市,简称“创文”。

一时间,但见满大街都是拿着铁夹子夹垃圾的居委会大姐;车站举着大拇指牌子的青年志愿者;马路上吹着哨子、开着警车巡逻的民警。地上垃圾少了,墙上牛皮癣不见了,大家也各行其道,马路也畅通了。老百姓的幸福生活好像一下子降临了。

去年创文铩羽,据说广州新闻频道招牌节目G4前主持人陈扬因为不合时宜地指出了这种搞运动式应考行为的虚伪,而被撤职了。今年,主流媒体早早就宣布了市里领导的要求:哪个区出现问题,就唯哪个区的头儿是问!所以,本文开头的轰轰烈烈的一幕就此出现了。

创文,原来是市里领导升官所依赖的政绩;区里领导所赖以保住乌纱帽的生死劫。何以见得?君不见,市里区里的领导均只在检查期间关心国家创文检查小组的感受和看法,这么多年了,哪曾问过我们老百姓一言一句?做老百姓的父母官,为人民服务,在利益、前程面前,是如何的不屑一提。

这让我想起了广东今年的作为命题——“常识”;同样在利益面前,常识算个鸟?古有指鹿为马,今有老周打虎。你说,当今的世道,哪还有常识可言呢?

想起前段时间广州大部分公园免费开放,一时媒体热炒,百姓冷静。为什么这样呢,常识告诉我们,开放公园,百姓受益有限。平常里去的,多是妇孺老人,前者时间有限,后者本来就有免票优惠。其他如你我上班者,一月去一趟已算不错了,一年下来,节省区区2-3百元而已。可开发后,各式人等涌进公园,反倒给妇孺老人带来了威胁。前后一衡量,大家哪还有什么兴奋头呀。倒是大家千呼百唤的羊城通进一步优惠,倒不闻不问了。

为什么这样?我看是以当官的利益还是以百姓的利益为出发点的问题。如此,我们就不难解释,常识的问题是如何难倒我们的智慧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