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夜空下的回忆

画爸爸

这是珩珩在少年宫学画的“爸爸”。

不知不觉,珩珩已经学会了笑,学会了坐,学会了爬,学会了走……

现在,更加学会了叽叽喳喳话多的不得了。

人生总是有太多的回忆,我觉得这始终是衡量人生是否充实的一面。

对于我们父女,

我难以忘记等待她降临人间的那个夜晚;

也难忘那天早上珩珩第一个会叫的词是“爸爸”;

难忘她在流花公园爬过草地翻过马路的情景;

也难忘第一次对着我的样子画画的眼神。

我知道,到现在为止,这些只是我一个人的回忆而已;

我也知道,总有一天,这会成为我们父女俩的温情财富。

画爸爸


评论